Tant pis

喜欢旅行却又束缚在追名逐利的生活中。
彩虹色的生活,谁不渴望?
Notre-Dame de Paris - Danseuse
Quasimodo et Esmerallda
Quasimodo - heart broken

上年11月28日的白云国际会议中心,圆了我的一个音乐剧梦。

我承认我很懒,热情一阵一阵的,兴致来了比热浪还要扑面而来,心思褪了却一动不动。

从二层的观众席,蹑手蹑脚地到一楼的贵宾席,和检票员的斗智斗勇,正式入场前像特务一样贴着墙壁躲过了一个又一个的camera,最终被工作人员清场时发现的假装镇定,优雅地坐在沙发上扮演特邀嘉宾,演员谢幕后守着楼梯的保安下班后突击后台,见到了正在卸妆的加西莫多,才用蹩脚的法语表达了倾慕之情,又被艺术细胞爆棚的不亲民的导演给“请了”出去……

What a crazy night!

现在找不到当晚的惊心动魄和憧憬,再去突破别家国际艺术表演团的前线后台了。

但是,巴黎圣母院的每一个细节和情景依然历历在目。

无论时光多远,无论我已老去,在我心里的一个房间,还是挂满巴黎圣母院的海报和剧照,还是充斥着Le temps de Cathedrale,还是有一个21岁的女生,揣着辛苦打工赚来的680毛爷爷,憧憬着,一个最难忘的音乐剧之梦。

评论
©Tant pis | Powered by LOFTER